机采棉收购价6.20元/公斤左右(37-38%衣分),试点印染企业

过去,传统工厂一直做着整条外贸链条底端的事情——代加工、代生产,不仅没有自己的品牌和技术,且随着人工、环保、管理等各项运作成本上涨压力倍增,生存空间愈加狭小。再加上生产制造链条不断向东南亚转移,中美贸易战侵袭,在当前形势下,中国出口企业身陷囹圄。  转型、升级、求变。在124届广交会上,小编也发现部分企业有了这样的一个动作——品牌化,期许通过打造品牌,摆脱价值链低端位置。  但对于做不做品牌这件事,外贸企业实际上还存在争议。  一个具有争议的话题——工厂要做品牌吗?  据此前广交会官方统计的数据,124届广交会品牌企业相较之于往届进一步增加达2297家,品牌展位12125个,既有一批发展稳定、实力强的老企业,又吸纳了不少“新鲜血液”。  品牌对工厂而言意味着什么?拥有近20年品牌经验的浙江炊大王炊具有限公司拥有发言权。据其销售主管金智俊介绍,外贸工厂产品参与市场竞争主要分为三个层次——首层是价格竞争,第二层是质量竞争,第三层则是品牌竞争。“现如今已经发展到了品牌竞争阶段,品牌所赋予的高质量、高品位都成为消费者的不二之选,当然,好的品牌也可以为企业带来较高的销售额,可以花费更少的成本让自己的产品及服务更有竞争力。”  梦百合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肖慧也坦言,现阶段传统外贸工厂的竞争已经开始由原来的价格、广告、营销层面上的竞争,逐渐进入品牌化竞争阶段。在她看来,品牌更似一种重要的无形资产:一方面,外贸工厂建立一个品牌并进行推广,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及财力形成各种费用,这就构成了品牌的经济价值;另一方面,消费者在与其他产品的比较上,在公众心目中所产生的名气与声望,也构成了品牌的无形价值。  广东膳道厨具有限责任公司业务经理马娜还指出:“品牌一定程度上还意味着客户群。”有品牌的产品不仅能在质量上给予消费者以保证,而且还能满足消费者在消费时所带来的一种愉悦感,从心理上得到更大的满足,对于工厂而言,品牌更是吸引用户,稳定用户,产生忠诚客户的一剂‘良方’”。  但是品牌化是否是工厂的必由之路?据四川华升蔺业发展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陈广家介绍,该企业主营的蔺草制品主要销往日本市场,截止目前,由于该产品在中国生产企业本就屈指可数,再加之出口日本等海外市场更是少之又少,为此企业竞争压力并不大,且打造品牌需要耗费一定的精力投入其中,与其冒然闯入不如专注于产品本质精耕细作更为明智。  同样对品牌打造意愿并不强烈的工厂多集中表现在装饰品类上。“这些产品在海外市场需求变化较快,新旧交替更为频繁,消费者更注重的往往是产品的创新设计为其带来的新鲜感,而非品牌的根深蒂固。”比阳(泉州)轻工有限公司业务经理潘剑锋如此说道。  外贸工厂做品牌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事实上,近几年绝大多数外贸工厂的品牌意识都有在大大增强,马娜透露,其中突出表现在,高层逐渐认可品牌价值,对品牌管理工作日益重视,与此同时,也极度渴望寻求专业品牌营销策划公司与之进行合作。  “代工业务主要比拼的是成本、速度以及品质上的竞争,更多的是配合解决一些工程问题,费时费力但并不需要太多创新思维,换句话说,代工业务常常是目标明确且工作标准清晰。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工厂转型品牌企业,更多工作是全新的且需要不断探索的。”  在工厂品牌化进程上,并非一路畅通。首先,表面上看,代工制造企业有很强的生产制造和供应链管理能力,且又是与优质品牌客户合作多年耳濡目染,似乎只要添加上品牌、营销等渠道,转型相比较新创业公司更有优势才对。事实并非如此,福建省德化县火木工艺品有限公司郑雨村直言,代工制造工厂虽有一定硬实力,但缺少转型所需软实力,如企业文化、组织管理等。“外贸工厂转型品牌,潜在高利润的同时风险亦高,二者之间的思维转变也是难以逾越。”  其次,外贸工厂做品牌在策划公司的运用上,通常会陷入完全依赖策划公司的处境中,缺乏对企业自身产品、技术层面等理解,导致方案结果就企业实际少了共鸣,未能深入企业“骨髓”,亦不能体现出产品灵魂所在。  第三,外贸工厂做品牌狠砸“重金”,本末倒置。“过去在单一的媒体环境时代,‘砸钱’打广告被工厂广泛采用,而如今,工厂在品牌打造上更注重的是讲求策略。”马娜认为,花大钱打广告推广品牌方式放之今时今日已不适用,工厂品牌建设追求的是品牌美誉度,采用“精准营销”和有价值的内容维度进行传播,而非在钱上大展拳脚,重在正确思路、策略和方法,才是当下万全之策。  品牌化或是未来新趋势  新时期,价格的决定性作用正在慢慢减弱,消费者对于品牌、服务、环保等需求升级促使着企业在产品研发、设计、销售服务等方方面面朝着“高标准体系”迈进。  金智俊建议外贸工厂:一方面,明确市场定位,尤其中小企业再没有足够充足的资源和精力下与大企业相竞争,那么则需要专注于在某一项特定领域精耕细作,针对一个鲜明的需求或用户痛点逐一攻破,而非寻求大而全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善用营销工具,过去电视广告可谓是有效的营销手段,今非昔比,营销工具千变万化,外贸工厂也应与时俱进,清晰知晓市场在哪里,目标客群在何处,以此对症下药找准切实可行的营销渠道。  “未来营销之战将是品牌之战,是为获得品牌主导地位而进行的竞争,拥有市场的好途径是拥有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品牌。由此可见,品牌及品牌战略将成为外贸工厂构筑市场竞争力的核心。”马娜说道。

本报讯
“公司从8月份开展经销工作,目前已实现了250万美元的销售额。”绍兴南燕染整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继南对公司“加工转经销”的新尝试充满信心……昨天上午,全区印染企业“加工转经销”工作推进会在马鞍镇举行。会上,马鞍镇首批10家“加工转经销”试点印染企业代表纷纷“晒”出试点进度。通过“加工转经销”模式,逐步拉长印染产业链,提升产品附加值,做强柯桥印染品牌,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已成为柯桥印染企业共识。“柯桥印染产业要在国际市场上拥有竞争力必须摆脱传统纯加工模式,向贸易转型。”绍兴盛鑫印染有限公司董事长傅见林说,目前他们转型经销的设备、原料以及团队都已具备,正计划先从公司特色的数码生产线转型。除了“南燕染整”“盛鑫印染”,马鞍镇“加工转经销”试点印染企业正加快步伐:“永利印染”在年均外贸40%的增速上优化了经销团队;“盛兴印染”的坯布生产基地已经投产,后续将建经销“现货超市”;“海虹印染”准备在优势的家纺产品中开展经销业务……据悉,为了鼓励印染企业做优做强,占领产业制高点,向“绿色高端、世界领先”的目标迈进。今年9月,马鞍镇通过走访调研,在自愿的基础上确立了首批10家“加工转经销”试点印染企业,鼓励印染企业整合贸易与生产资源,完善产业配套,由传统纯加工模式向工贸一体化转变,并对列入试点的印染企业进行专项奖励和扶持。下一步,该镇将想方设法解决企业提出的仓库、人才、资金等配套问题。记者从会上了解到,“加工转经销”的好经验、好做法将在全区印染企业推广,未来还将通过亩产倒逼、政策引导、服务推动等多种形式助推柯桥印染产业转型升级。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诸剑明参加会议。

据了解,目前手摘棉采摘进度过半,机采棉预计20天内完成收割。近期喀什地区籽棉、棉籽价格双双下跌,各地区手摘棉报价7.15元/公斤左右(40%衣分),机采棉收购价6.20元/公斤左右(37-38%衣分),目前棉籽报价1.62元/公斤左右。  目前喀什“双28”手摘棉平均报价16100元/吨左右(毛重、带票),机采棉公检出来量少,大部分未定价。由于2017年度皮棉期货点价的价格相比新棉有价格优势,且多数纺织企业储备棉库存充足,部分企业库存能够用至19年1月。喀什地区新棉购销冷清,成交少量,部分轧花厂处于只要给价格就出售的状态,此外也有少量轧花厂加工的新棉尚未定价,认为购销冷清且目前行情的皮棉价格较低难以满足成本。尽管如此,但大部分轧花厂认为11月底以后内地纺企会陆续来新疆采购皮棉,对后市仍有较强信心。  由于近期期货持续下跌,出现加工成本倒挂现象,现货购销冷清,通过期货基差销售也暂时无法进行,棉企担忧成本过高,仍处于谨慎收购阶段。据部分轧花厂和棉农反映,今年喀什地区棉花单产下降,减产规模50-80公斤/亩,但今年棉花种植面积增加5%左右,总产量与去年应相差不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