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办理了新疆第一单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国家棉花产业联盟

近日获悉,新疆乌鲁木齐下属石河子海关近日在克拉玛依市锦泰国际物流园内启动了“电子商务通关服务平台”,实现了数据对接,用“清单核放、汇总申报”的通关模式,成功办理了新疆第一单跨境电商出口业务。  据悉,这单货物由服装和箱包类商品组成,货值约两万美元,出口目的地国为哈萨克斯坦。货物中除了产自东部沿海地区外,还有部分是新疆本地服装企业所生产。  为了使克拉玛依的跨境电商项目在短时间内成功上线运行,乌鲁木齐海关成立由监管、风险、技术、数据分中心和杭州技术专家组成的小组,赴内地进行了调研,并与新疆企业共同对跨境电商通关管理平台和服务平台进行联合测试,确保系统运行正常。  乌鲁木齐海关副关长艾尔肯·吾买尔表示,乌鲁木齐海关将持续关注新疆跨境电商发展,主动服务企业,提高通关效率,降低物流成本,并吸引更多内地企业来新疆发展。海关还将与地方政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深入合作,为跨境电商畅通运行做好监管工作。  据了解,除跨境出口电商外,进口电商也在新疆初露锋芒。今年5月下旬,来自英国的一批跨境直购商品运抵霍尔果斯中哈国际合作中心的跨境电商境外仓,并完成跨境直购的首单测试。  有分析人士认为,新疆跨境电商的机会不仅是发展或引进一批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交易的龙头企业,更大的机会在于培育一个欣欣向荣的跨境电商服务产业,即能够在跨境交易、国际物流、便捷通关、人才培训等方面产生一批有影响力的、有规模的电商服务企业,形成与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重要地位相匹配的服务支撑能力。

近年来,我国棉花呈现从“三量齐增”到“三量齐减”的态势,其结果是陷入“成本高,农民不愿种棉、价格高,纺织企业用不起棉、品质差,纺织企业不愿用棉”的产业困境,加上大量进口,直接冲击国内棉花生产、棉农增收和棉纺织业发展。轻柔的棉花不断遭遇坚硬的难题,“种植面积锐减、人工成本剧增、收购价格连降、纺织企业叫苦”,我国棉花到底怎么了?产业发展究竟有多难?  从种子研发到产业联盟,中国棉花产业的发展理念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虽然现在的想法还不成熟,但毕竟在棉花产业发展的道路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肩负重任的棉花产业改革当然还需要国家的大力支持,期待新的产业联盟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够走得远、走得好。  王竹:我曾去过中国新疆的产棉重地阿克苏,这里的棉花年产量占全疆1/3、占全国1/9,这里是中国最大优质商品棉生产基地,棉花的兴衰对于13万平方公里的南疆重镇阿克苏来说举足轻重。但面临眼下的棉花局势,阿克苏当前要做的是果断对棉花普遍存在的“一致性差、可纺性差”质量问题开方下药,实施节本增效工程,实现全产业链抱团,让棉花卖出好价、棉农能够增收,让棉纺企业争着来买国产棉。  所谓“全产业链抱团”,是指在中国农科院领导下,联合全国棉花科研、生产、推广、加工、纺纱及农资、农机具等相关优势单位进行组建,目前已在西北(新疆)、黄河、长江三大棉区分别建设了“联盟科技园”。  组建“国家棉花产业联盟”,应对破解的正是我国棉花所处的低潮和瓶颈。国产棉显现的种种不适应症,根本原因在于生产与需求脱节,产业的主要环节各自为战,产业链上中下游的技术协调、成本联控脱节,协同效应差;棉花产量虽高但成本也高,棉花质量无法保证棉纺企业对优质棉的需求供应。形成棉花产量、价格双跌局面,引发植棉成本与价格倒挂、棉价国内与国外倒挂、国内质量与数量倒挂,以致高等级棉严重短缺,低等级棉严重过剩,“洋货入市、国货入库”。  我认为,以棉花产业相关环节、优势单位抱团联动,应对形势严峻、紧迫的挑战,不仅在于着眼扭转各种不利局面,更重要的是让我国棉花产业按照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向,走出一条可持续自我发展新路。走好这条路,一定要跟紧两个“向导”:一个是用“中高端品质”引领棉花产业发展,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棉花品质迈向中高端;一个是用“三化”,即轻简化、机械化和组织化,引领现代植棉业发展。  由此可见,在新格局下,棉花产业需要振奋精神,直面困难,努力探索适应新常态的生存之道。也就是要深化改革,调整结构,提升品质,创新生产经营模式,推动整个产业实现转型升级,从供给侧改革着手,生产出适合纺织行业使用的棉花,实现产业的健康发展。

今年新花的质量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大方面:第一,等级偏低。第二,“三丝”问题严重。第三,品级分类混乱。  与去年相比,今年新棉收购期间可谓是几经风雨,天气一直成为困扰采摘和收购的关键因素之一。从全国范围来看,山东、江苏、安徽、河南等主产棉区均在采摘期间饱受阴雨灾害,不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减产,而且对棉花质量损害较大。随着新花的全面上市,这一现象也很快在下游纺织企业的新棉使用中得以印证。  通过对山东、江苏和安徽等数家纺织企业的采访,“新花等级偏低、质量普遍较差”成为多数企业的一致看法。从目前情况来看,今年新花的质量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大方面:第一,等级偏低。据山东高唐某纺织企业的相关士介绍,与往年相比,今年当地的2级皮棉基本是难觅“芳踪”、正3级棉花也是屈指可数,但3级偏差、好4级的新花却随处可见。主要原因一是由于今年棉花收购季节雨水较多,棉花质量差多好少。二是目前籽棉收购量少价高,因此多数棉商在籽棉的收购上不愿细分;第二,“三丝”问题严重。今年籽棉资源紧缺、收购价格居高不下,由于棉花加工企业利润微薄,因此在“三丝”问题上没有投入太大人力。据江苏某纺织企业反映,在当前购入的新棉中除山西的棉花“三丝”较少外,今年山东、湖南、湖兹等地的棉花“三丝”均较往年严重。第三,品级分类混乱。由于受天气影响,多数产区好花少、僵瓣棉多,为了提高籽棉收购数量,部分棉企好花、差花渗和加工的现象屡见不鲜,使棉花品级混乱,短绒率升高,从而在棉纱的生产过程中,造成棉结增加、强力下降,人为添加纺纱工序,这此已经成为目前纺织企业较为头痛的一件事。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我国内地棉花总体质量下降0.5–1个品级,这样一来将很难满足我国纺企骤待提升产品质量的大形势。因此,有业内人士预测,今年国内棉花将不光存在产量缺口,地产棉的品级缺口也不容忽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