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欧司朗也是围绕这些路径进行的,光莆股份女董事长林瑞梅

台湾评论认为,全球LED元件及照明市场竞争激烈,2015年上游LED晶粒及封装价格跌幅均达到50%,LED业者预期2016年上半LED元件价格将再下杀3成,至于LED照明市场亦难逃价格厮杀,不仅LED灯管2016年恐跌价2~3成,半周光LED灯泡在平价低规趋势下,2016年价格更将下滑达3~4成,LED供应链业者再度陷入杀价焦土战。

图片 1

作为全球最具创新能力的照明公司之一欧司朗,自身的存在感不用怎么刷都一直强大,尤其是在今年的4月份释放出其两大分拆业务(传统照明及镇流器、LED灯及系统)将要一同出售的信号之后,包括木林森、德豪润达、飞乐音响和同方股份在内的几家中国LED企业,都不约而同地传出了正忙于洽谈收购欧司朗的事宜,业界人士更是乐此不疲地竞猜它最终鹿死谁手。对此空穴来风的种种传闻,各家企业的态度不一,有坦承直言,也有不置可否。

国内LED业者竞相扩产,整体市场需求却不如预期,使得2015年LED产能严重供过于求,落差达2成,面对国内LED业者强力扩大市占版图,近期韩系大厂纷传出缩减LED芯片事业,以避免损失持续扩大。

6日,光莆股份女董事长林瑞梅在深交所敲响上市宝钟,这家从新三板成功转板创业板的LED企业,林瑞梅带领它已在行业深耕23年。林瑞梅在中学时代,因为学校一个讲座激发,83年大学报考半导体专业,“一个班上就两个女生”。从一名女工程师到创业者,再到上市公司女老板,林瑞梅的创业故事经历了哪些波折?今天她又如何看待自己上市公司女老板的新角色、新标签?

回溯自2012年以来,随着室内照明如LED灯泡及灯管的迅速增加,即便是拥有着良好品牌及技术队伍的国际巨头欧司朗,似乎也不得不面临着难以适应于目前短暂LED照明产品生命周期的尴尬局面,成本过高等问题亟待解决,为了轻装上阵,也势必迟早要让这位庞然大物踏上快速瘦身之路。日前,在一次媒体专访中,欧司朗大中国区照明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监韩敏在答记者问时,就亲口回应了以下的多个问题。

台湾媒体称,2016年LED市场激烈竞局仍难缓和,包括国内LED封装龙头木林森等业者将持续发动杀价战火,短期内LED价格跌势恐难止住。木林森2016年第2季LED封装产能将上看500亿颗,较2015年底约350亿颗产能增逾4成。木林森执行总经理林纪良表示,尽管LED价格竞争激烈,冲击LED相关业者获利表现,然LED产业只能继续投资才有机会,否则就只能等死。

林瑞梅,福建莆田人,在LED行业23年。这位工科技术出身的女老总,对记者说起创业史,更多的是谈起自己几十年的产业情怀。林瑞梅83年考入南京工学院半导体专业,这个专业直至今天,女生都少有涉足。

谈转型

LED业者坦言,LED元件价格下跌速度惊人,远超过业界预期,业者必须持续提升技术,否则只能接受降价,以LED元件为例,平均每1,000流明(lm)价格一路从1美元跌至0.2美元,随着国内庞大LED产能持续开出,业者预期2016年上半LED元件价格恐再下跌3成。

光莆股份女董事长林瑞梅

在转型的过程中,欧司朗将坚持三个专注,一是德国品牌的产品智能,二是每年巨大投入进行创新例如OLED汽车照明,在业务能力、业务服务,以及产品方面的创新。第三是质量。这些都是欧司朗赖以进行转型的重要原则和基础。另外也需要作出调整,目前已经可以看到,欧司朗的一些组织机构正在发生变化,而这些都是围绕上述几方面进行,围绕着对以后的成长、属性的增长点进行。这是欧司朗的具体路径。就像此前决定转让佛山照明的部分股权,这个逻辑也就是希望以后的转型更加顺利,或者能让以后的发展更有逻辑性,这是整个发展的其中一部分。

上游LED元件杀价战火猛烈,下游LED照明亦难逃价格厮杀,2015年国内市场锁定LED灯管启动价格战,导致LED灯管市场价格大幅腰斩,2016年LED灯管价格将持续下杀,业者预计跌幅约达2~3成。

记者:83年考大学,您选择半导体这个专业,完全是个人的兴趣爱好?

谈过去

至于2015年陷入红海市场厮杀的半周光LED灯泡,在国际大厂飞利浦(Philips)祭出2颗5美元震撼价冲击下,扩大LED灯泡市场价格跌势,2016年业界纷将跟进下杀价格,半周光LED灯泡市场恐面临降价3~4成。

林瑞梅:在高中的时候,刚好我们那个学校校长,他姐姐相当是原来从美国回来的,她是中国第一个半导体的(专家),她带着技术回来,到我们学校来讲座。当时国内的半导体非常落后,听了讲座之后确实特别有激情,八几年,刚好中国女排到处得冠,就感觉,“男孩子能干的我们都能干”。

在过去一年里的发展,可以看到经济情况相当糟糕,一方面是来自外需很弱,另一方面是产能过剩。例如我所接触到部分大型建筑设计院,从今年3月份以来平均亏损30%左右,这意味着日后我们行业的发展形势将是非常困难。就欧司朗而言,因为采取行动较早,它在两年之前已从德国西门子分拆出来,并在法兰克福股市上市。得益于当时的布局策略,使得到目前为止公司的成长还是比较健康。这主要表现在,一是在LED市场销售的增长明显,第二是在传统光源行业下跌的情况下仍得到良好的控制。纵观整个2015年里,这个行业已经很难说有哪些企业堪称活得滋润,如果企业本身没有什么下降,能存活下来的就是不错的公司。但是,越是市场弱的时候,越是扩张的最好时机。

LED业者表示,由于LED价格持续大幅下滑,预期2016年LED元件再跌价30%已逐渐落底,未来跌价空间可望缩小,业者将加速往产品差异化方向发展。另外,目前LED灯管替换率仅有5%的北美市场,随着LED灯管价格持续下探及标准规格底定,可望带动北美LED灯管替换需求大跃进,相关业者将全力抢攻北美LED灯管市场替换潮商机。

记者:所以 ,您这大学四年半导体专业学习还是挺愉快的?

12>

林瑞梅:我觉得一个是挺愉快,一个是挺充实的,包括现在我们也会跟小孩讲,其实上大学是比高中更辛苦,你假如想学好东西,大学是非常重要的。

谈未来

1994年,林瑞梅辞职创业,目光锁定在LED 红外遥控发射及接收器件产品。

2016年预计将会是继续疲软的一年。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是聚焦客户,第二个是增强服务能力,即从制造厂商向服务能力非常强的服务商,或者是集成方案解决能力的提供商进行解决。这是主要的,所有的市场行为都是围绕这一块进行,如果聚焦这一点,就会发觉实现目标其实也很简单。如果企业可以提供客户需要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可以让客户健康成长,可以迎合市场的亮点进行生产,转型布局自然就会比较成功。事实上,欧司朗也是围绕这些路径进行的。其中,服务的转型是产品销售的转型,这会是很大的课题,还有业务模式的设计等等,包括整个渠道的设计,都要围绕着这些主题,而且需要做很多的基础动作。因此,企业接下来最基本的措施就是,练好内功,准备过冬。

记者:1994年出来,是一个样的契机让你有想法自己出来创业?

谈智能

林瑞梅:刚好那时候开始有了遥控,兴起遥控发射、接收。电视里头有一个接收,接收里头是一个IC加光明管,实际上是一个集成电路加一个LED。当时好多同学也都是在做这方面(芯片),包括在国外的,在美国、新加坡各个地方都在做。我就在想,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把这个芯片给它做成功:一个是市场才兴起,挺大的;二是,我还有老师讲过的情节,一直想去做集成电路(半导体)。(我去做),可以把成本降下来,可以飞快的推动……。

在智慧城市的发展过程当中,随着IT、互联网发展开始应用方面的创新,可以分成很多的子系统。首先,罗马不是一天建成,而是分裂的,最后要达到互联互通,才是真正的智慧城市。这预计要花十五到二十年的时间来完成。对此,欧司朗的态度是要进行积极的拥抱。这里面涉及的都是跨界的创新,以后的灯具可能在一个系统里会有智能的控制系统、有大数据等等,所以,日后的灯具跟灯具之间都将是可以相通。对厂商来说,最重要的是要进行两个方面布局,一个是产品的输入畅通,一个是业务模式创新清晰,具体涉及到的智慧城市,可以看到智慧路灯、大数据。这只是分裂小系统里面的一小部分,智慧城市有很多,比如安全跟照明的关系,比如大数据如何分析行为,比如广告宣传跟充电桩等,当中还有着很多的应用。企业要有研发、有创新、有路线图,有所准备,当风起时,能够站在风口的就可以被吹起来。

记者:1994年的时候,不仅是女性,绝大多数人是求一个稳定的工作,那个时候您出来自己创业,是怎么想的?

谈机遇

林瑞梅:确实福建人都比较有创业的热情。我先生是在国企,相对稳定,说起来算是后方有支持。(笑)

有行业专家认为:以后将没有互联网,以后各行各业起来就是一个互联网。互联网提供的只是一条路径、工具,保证每个行业可以被彻底的改造,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厂商、每个公司发现的机会不一样、路线图也不一样。而互联网+,充其量是这个过程中的一分子,这意味着要做的事情很多。第一,要认真地分析,第二积极地储备,第三热烈地拥抱。当中,每一年的情况都不一样,机会与风险对于每家企业都是存在的,当初谁也难以想象如诺基亚这样的大企业会轰然倒下。因此,对大企业、小企业也是这样,风险存在,机会也存在。拥抱互联网+,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它涉及到里面的金融创新,也涉及行业平台的创新,又涉及到产品的创新和解决方案的创新,切入点很多,并且家居的跟传统的不一样,光源跟模组不一样,软件跟硬件又不一样,这里面相当复杂,也并不是说万事俱备,就可以找到突破点。

记者:1994创业,开始来做这个公司,就像您说的,需求就已经看到在这里。所以,你刚开始就能很顺利做?

谈收购

林瑞梅:产品是很顺做出来,而且一开始是代工,当时我们相当于是帮香港的一家公司先做代工,没有在做销售。1996年之后,国内就开始自己销售了。

SYLVANIA喜万年照明集团在1901年成立于美国马萨诸塞州,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它是自美国发家,后来又分成了两大块,其中核心部分在90年代就被欧司朗买下,其他的部分在2007年则被印度哈维尔斯公司收购,但那只属于渠道。日前有报道指飞乐音响签署了购买喜万年80%股权的协议,事实上这跟欧司朗是没有任何关系。哈维尔斯公司所拥有及出售的是除北美外的喜万年品牌,北美喜万年品牌仍然属于欧司朗。所以,飞乐音响买了这个东西,就像买了一张小王还耍了一张大王。

记者:1996年你自己来开拓这个市场,那其实就是完全另外一条路。跟你之前OEM,找一个公司,你只要做好产品就行,有很大的差异性。

林瑞梅: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变。当时,我哥那边到处去给人家演示,拿了很多测试、可靠性验证的报告去给人家看,就跟人家讲,要是不好就不要钱,先用着看,而且确实当时成本上会比国外低很多,这样差不多通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很快的铺开了。我们当时去参加全国电子展,也是我感触很深,当时国内的LED企业很少,应该都不会超过10家,我们应该是民营企业里头可能唯一的一两家,去的时候,大家都对这个产品感觉非常好,感兴趣。最终总结是业务的本身是产品的质量。

1994年创业时候,不过三个人,1996年林瑞梅的哥哥林文坤加入,公司业务也从OEM发展到国内市场自主销售,客户主要是国内家电企业。随之却遭遇痛苦期。

林瑞梅:(1998年)金融危机,整个家电大部分企业都亏损,其实当时基本上都不还款,全部是给你抵货,因为那个整机都非常大,我们也没地方放,到最后每年抽奖的时候,员工都不要了。

记者:他拿电视机给你冲货款?

林瑞梅:电视机、空调、音响…

记者:那个时候还蛮痛苦的,你自己什么感觉?

林瑞梅:货款收不回来,库存也卖不出去,当时也是非常困惑。

记者:那时候难度那么大,我们平常人会想,把货款收回来之后,要休息了。你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吗?

林瑞梅:与其花时间在收钱收不回来的事情上,赶快重新找市场,能真正发挥我们技术优势的这一块。后来下定决心一定要找的客户,总结几条:一个是一定要找朝阳行业,他本身要是资金没问题,能赚钱,他就不会不还钱给你;另外一个,要找相对垄断性的,就不是靠一天到晚杀价去竞争的。再想,最好找个有门槛的,可能做很困难,但是做进去可以做很久。

记者:所以你考虑换客户了。

林瑞梅:对。

1999年谋求转身, 2000光莆确立以LED
封装业务为新起点,选择显示器信号指示应用领域作为目标市场,陆续开发了冠捷、LG、富士康
等全球前五大显示器生产厂商为自己的客户。

记者:你要转型做LED封装的时候,在这个切换过程中,一是客户变了,二是生产线改造是不是也有难度?

林瑞梅:是,客户全部变了。一个是生产线,另外一个,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员工意识的培训,其实真正品质想从比如万分之八做到百万分之五,不是高层能决定的,实际上还是决定于最基层的员工。这些国际级的客户要求都是百万分之几,很苛刻。当时我们在做冠捷的时候…….

记者:当时你们去签这个合同5个PPM这个指标要求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们能做到的多少?

林瑞梅:差不多是100PPM。

记者:从100PPM到5MM,就我们外行来看,这个难度的差异性有多大?

林瑞梅:极差率,就相当于一百万台里面的显示器不能有五台,跟一百万台里面不能有一百台,两个数量级的概念。我哥说,没有地方讨价还价,只有一条路,自己去做。有时候其实是这样,往往没有路可走的时候,有很多的潜能就激发出来了。冠捷给我们的辅导也是非常多,这些大的企业有一个很好的理念就是要去辅导供应商。

2011 年,光莆再度谋求转变,从LED封装领域进入下游LED 照明领域, 2013
年以来先后成功开发安达屋、GE、欧司朗等照明行业国际知名客户。

记者:A股LED上市公司有40多家。你公司现在成为公众公司,大家避免不了的会拿同行业比较,你自己做好这种心态的准备了吗?

林瑞梅:像我们注重技术跟产品本身的公司,在短期之内,可能在某一个阶段会觉得吃了一点亏,觉得规模上不是一下子能爆发,但是长期来讲,我们还是觉得,做企业是跑马拉松,我们还是有信心在产品品质做好的基础上,能够长期稳定的发展。

记者:23年,公司走到今天上市。从您个人的角度来看,自己的角色定位?

林瑞梅:其实我跟我哥两个人是互补的,因为需要精细化管理的,需要唱黑脸的都是他,他是属于每天准时上班,从来不准时下班的,整体来讲,我能够起到的就是帮他刹刹车。

记者:您是上市公司女老板的角色,您自己是怎么看呢?

林瑞梅:其实我们好像做工科的人都没有什么感觉。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实际上我们公司里头很多的中层干部,很多的员工也都是女性,特别是在工科的,像技术型的企业,我们经常在开玩笑说,“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狗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